您现在的位置:

港股 >

蓝港王峰:抄袭没前途 移植端游不可取 国内业界

  4月10日,第八届全球移动游戏及渠道大会在北京召开, 蓝港在线CEO王峰 在大会上发表 《机遇与挑战》 的演讲。以下为演讲记录。

  刘兴亮:

  亲爱的各位朋友们大家下午好,我是非著名主持人刘兴亮,欢迎大家参加2013年第八届全球移动游戏及渠道大会,上方网举办这个活动,一年一度的会议,我已记不清是第几次参加了,每一届都火爆异常。

  我们今天下午的环节前面有一些主题演讲,后面还有论坛。今天下午的重量级嘉宾很多,希望每位嘉宾都能控制好自己的时间。

  现在我们有请第一位演讲嘉宾,他是蓝港在线CEO王峰先生。

  王峰:

  《机遇与挑战》

  我今天上午没有来,看到微博上说很热闹、人山然海。

  我在这儿还是发自内心地表态,作为一家游戏公司,应该把足够多的精力专注在产品里面,至少是产品和业务这两个角度非常重要,而不是CEO成天在外面讲如何自己成功的。直到今天我认为蓝港也不是一家成功的公司,所以眼下市场大的机会来临的时候,我觉得需要更加务实、更加低调、少参加会。所以我今天早晨起来在想,以后这样的会能不能我不参加了,不过我马上发现不行,因为我发现答应了几个朋友参加几个会。如果这几个会参加完,我决定5月份以后不参加任何会议。

  有一点我坚持得很好,5、6年前拿到了风险投资,也拿了不少钱来做我自己创办的这个蓝港在线。在早期邀请我去最多的会议是VC的各种会议,我直到今天没有参加任何一个VC和资本组织的行业年会和任何一个峰会,我觉得没有任何意义,我觉得我们创业者没有必要替一帮大佬吹牛,去代表行业讲哪个市场更热、哪个市场更凉,所以每当有人问我这个信息的时候,我说句心里话我真的不知道怎么说。因为大家可能不知道,创业者要花足够多的心血放到自己的公司里,任何一间今天的移动互联网游戏公司,都有可能在一夜之间倾刻倒闭。我觉得大家现在就看到了未来的辉煌,还言之太早,极有可能明天的早餐就没有了,所以连续六年来,这是我每一天的状态。所以我今天的讲话如果讲得不好希望各位原谅。

  我的演讲不是关于挑战与机会,我觉得挑战是天天有,机会越来越少,我想告诉大家这个市场会一天比一天难做的。苹果分我们70%,安卓现在的主要平台大部分分到5成甚至还有6成,有没有6成不知道了。我们非常担心在有一天开发者的分成能跑到页游公司的规模,大家觉得页游赚到钱,你们觉得好羡慕,我觉得没有必要羡慕任何一家页游公司,页游公司是中国游戏业最苦逼的一类公司,尽管他们看似赚了很多钱,但是他们在页游时代上来就已经没有任何话语权,加上我们很多开发者可能自暴自弃,所以产品拷贝加拷贝,最后下来大家只能打压自己的利润。

  我非常惶恐地在去年某一个行业庆阳癫痫病医院的小范围谈过,如果有一天手机游戏在国内的主流平台也跟今天页游一样悲摧,我可以告诉你,没人会干开发。所以我今天想讲的话,其实开发公司永远面临着非常大的挑战。有人经常拿一些开发公司的例子说,美国怎么那么好、日本怎么那么好、芬兰的怎么那么好,我觉得可能国情不一样吧,我希望在移动游戏时代能够开一个好头,大家都有钱赚,最主要是开发者有斗志、有欲望。所以这个会既使我本人不讲,我也希望主办方能够有更多的机会给开发者演讲,而不是更多的平台来演讲。我本人非常反感一个公司的CEO动不动上台演讲,讲自己行业的增长趋势,跟你有什么关系?是吧?这是我讲的实话。

  我的一个最深的体会,在这儿再次澄清,大家说蓝港转型,我们做了6年,我们从端游公司开始做。在端游时代我们拿到了很多投资,我也做了很多游戏,大大小小数下来,我觉得蓝港做了13款网络游戏,包括各类游戏。直到今天我们的收入大部分还来自于端游,我们在两年前开始渗透做页游,两年前在业内有人认为我们是在端游公司转页游最成功的,我打死都没有承认我们转型了页游,因为我认为都是PC游戏。可是今天我却非常投入足够多的热情鼓动我的同事,告诉我的朋友说,请叫我们移动游戏公司,因为我们不得不承认,无论我们抱着游戏多么大的热爱,行业都在出现变化,就是设备革命。今天的移动设备都在今天冲击着PC,我认为PC给了我们过去这么多年的培养,让我们懂得做网络游戏、电脑游戏,但是今天无论我们还多么保持对游戏的热爱,我们都要承认移动游戏时代真的来了。

  所以我讲几点。

  第一,我们会在年内推出5款手机游戏,这并不容易,讲心里话这不是我拍着桌子就说能推出5款的,这需要我们内部研发同事比过去6年更加努力地抓住自己的创新点,而不是去拷贝。我确实在公司内讲过,我们不打算拷贝目前市面上任何一款成功的手机游戏,包括卡牌游戏,拷贝是没有前途的。因为玩家在过去10年的PC游戏市场告诉我一个结论,没有一个公司是靠拷贝起来的,既使当年的征途、传奇、梦幻、魔兽一系列端游时代成功的产品,都在那个领域做到了他细分市场的第一名。

  大家说为什么端游市场里面越来越多的好产品好像赚不到钱了,为什么传奇还赚这么多钱,你没有想明白,一个玩家对一款游戏的认同,是一生的热情的,但是如果你拷贝一款游戏的话,玩家对你只有一夜情,无论那一夜有多么激动。所以做一家游戏公司,我渴望跟玩家发生一夜情,我希望有人天天爱我们,要让人天天爱你,你就要找到让人爱你的理由。凡是打算以拷贝为梦想的人,都被我无情地踢掉了,因为他不符合我们的价值观,如果各位看到我们拷贝过别人的游戏,那我说一下抱歉,那只是蓝港历史上走过的买单的道路。

  第二,我们还会涉足一部分代理发行,但不是我全部主业,因为我认为我们在审核营销、数据分析和渠道拓展能力上是有一定的基础认知的,所以我们可以帮国内的产品发布,但是那个不是我要做的一切。所以对比专业的全职去做发行的公司,蓝导致癫痫病发作的原因是什么?港还是首先研发第一。

  第三,我们不会把过去的任何一款端游移植,因为我们认为没有意义,如果去年有人移植赚了钱了,我认为今年也没有机会,所以我也建议同业们别做移植梦。如果不用革命的思想去思考自己今天的机会,那一定会被一些比你小的小孩儿推翻的。

  第四,我们要针对移动设备研发游戏,在这一点我们认为还有很大的空间,不管是大家基于的LBS还是掌基、触摸感的体验都有空间。当然我跟大家讲,王者之剑是一款动作的,从掌机的体验去借鉴过来的产品,但我依然认为在掌上的屏幕当中,还是有这类产品的空间的。

  第五,我所有的产品都在国际化道路,在这一点后来我在演讲会提到这一点。

  第六,请各位媒体千万不要说我们不管了,老玩家,我们还在一如既往地支持老玩家的端游和页游的版本更新。我今天上午依然在回答一个玩家对我们提出的疑问。就是这些玩家依然是我们的上帝,蓝港不因为今天做了移动游戏公司就不管端游了,这是我谈的第一点。

  第二个我想谈一些感悟,跟在座的一些创业者谈,因为我知道总有一些创业者来参加会。我个人认为如果创业者没场会都来跑,你一定创业不成功,无论你听到了什么干货还是没有用,你还是想想自己怎么躲在墙角里打怪找点儿干货贡献给我们吧,我们给你的干货其实是没有意义的。

  但是我可以谈我的肺腑之言,就是作为一个游戏公司,我走过的历程。第一我认为做游戏就像打麻将,你喜欢打麻将绝对不是因为打麻将是可以赢钱,而是因为你喜欢,你打麻将爽,顺便赚赚钱,我觉得我在打麻将。你们知道为什么四川的移动游戏公司起来得很快吗?因为他们喜欢打麻将。

  第二我认为自我否定才是人生进步的开始,我是一个不断自我怀疑的人,准确来讲我是一个没有太大自信心的人,我认为及时让自己怀疑自己,可以让下一个阶段全新地刷新自己,我觉得很重要。所以蓝港进到移动游戏里面,我们没有端着的想法。我认为我们要坚持把这种怀疑和否定做对了。

  我前两天起床想了一件事情,我说我再一次给自己一个标记,对别人的成功充满佩服,对不知的事物充满好奇,对自己已由过去的成功充满怀疑。

  第三,每款游戏都当成最后一站,这是我在蓝港在线讲了很多次,我们永远把发布那款游戏当成我们公司的最后一站,因为我认为再好的策略、再好的战略,如果不能在具体那一站上起来,都是废话。所以兄弟们王者之剑我也当成我的最后一站,尽管我没有认为这是我们最后一款游戏,但是我们在整个企业态度上把它当成了最后一站。

  还有一个观点我想谈的,所谓微创新是一个伪名词,我可以告诉各位,PC游戏我走过了将近10年的道路,因为我早期在职场上还干了很多年,我没有看到任何一款游戏是微创新时代大获成功的,它都是在特定的时代抓住了自己的细分领域那个点。今天大家看到找你妹很成功,也是因为它今天找到了第一家,你再做也成不了了,晋城羊羔疯临床治疗方法所以我觉得微创新没有前途,真正要做的话应该做复合式创新,就是我承认那些游戏的基础是很重要的。

  我今天认为愤怒的小鸟这些产品很难再有机会,甚至我觉得它们接下来也会面临很大的挑战。我今天反而看好今天我看到的那几个公司,比如说芬兰的那个,我觉得这是一帮懂了很多年游戏的人,深入挖掘,在移动时代找到自己的机会点的人,他不是投机做了一款产品你看行不行,我认为未来的公司一定是一帮玩家生产出来的产品,而不是投机取做的。所以在这个心态上我们没有投机心态。我认为复合式创新是我在公司内部谈了很多次。我在公司内部可能有几堂课要讲这个问题,讲我自己深刻的领会,我觉得复合式创新机会巨大。

  最后就是关系没用,尽管我知道很多人跑会、做关系、拉兄弟感情,我承认这个是有意义的,因为中国社会就是这样。但是如果没有过硬的产品没戏。所以我认为最好能从发自内心地想做一款好产品,只有做好产品,才能站着把钱挣了。

  今天我拉了另外一个朋友让他参加一个会,他说行,我把钱交了能不能不去演讲,了不起。所以我说以后作为开发的公司,少出来讲,除非你自己真的不管游戏。

  有几件事儿可以讲,月收入大概在1500万上下,我都不敢保证是多了小少了,总而言之我们连续三个月的成长有了,iOS收钱刚刚开始,我认为我们在苹果上肯定能过1000万,别的我不敢讲,这句话算我大嘴巴讲的,我觉得我们在iOS一定上能过1000万。最终玩家对你的承认一定是在收入上确认。

  另外我想分享我们已经两个月内迭代了两个版本,一个版本是迭代了公会战的这部分,另外一个版本我们迭代了一个搜集性玩儿法,我们应该在5月份发布第四个职业,就是一个女性角色的弓箭手的职业。

  大家老觉得做游戏公司好像让很多人都能玩儿,其实最终来讲如果不是一帮精英在中间操控的话,一定没有机会让大众接受你。

  另外我认为精品就是这样的形式,要有一棵完整之心,同时要有上半身的艺术感、下半身的技术活儿,这一点对一个好的游戏产品很容易,下半身不行的话,肯定是不行的,这个玩家一夜情都不打算跟你发生。

  第四条就是iOS拼的是品牌营销,产品是基础了。iOS拼品牌营销,安卓要拼我们的联运能力,不过我强烈地呼吁这个平台们尊重开发者的利益,能给今天的好的开发者更多的支持,同时也不要有哪一个开发者跳进去说,我愿意八二,你们八我们二,一旦这么搞的话这个行业就没法干了。所以我非常尊重我们这些同行,因为我是一个后来者进手机游戏的。像我们在座的同行我发自内心地尊重他们。

  我认为平台越来越重要,iOS和谷歌Play,谷歌Play在中国被打没了,但是在国外太重要了,所以说希望我们都能一起去努力,想一想怎么能在国外真正赚到钱。或许未来的游戏模式,未必是授权发行的。因为今天看COC这样的陈品,没有找我们任何一家公司,就挺在我们畅销榜的第几孩子在治疗癫痫病时,治疗的费用是多少呢?,是非常了不起的,然后这个是我们目前主用的引擎,我专门为这个问题写过一篇文章,谈这个游戏引擎开发的一些问题,那个是我们团队深入地总结过去走过的教训和经验,好在是我们渐渐摸透了这套引擎的开发方法。

  第七就是游戏原型的设计是无比重要的,作为一家游戏公司,如果在早期的游戏原型不能定义好的话,做那些都是骗局。我们在过去在这方面吃了很多亏。

  第八我认为轻游戏是我非常看好的,我认为现在的游戏还不够轻,所以我并不认为把游戏资源得很大,把系统搞得很广。系统深可以,但是搞得很广未必玩家买帐。大家老说页游公司可以在手游上很快成功,那可能也是一个短期现象,我认为手游就是手游,所以我今天认为手游是一个全新的时代,各位如果赚了钱的公司,从端游了页游走过来的,那你就幸运,是你走得早,如果再晚一点,那套玩儿法一定不管用,我认为手游就是有它注定的符号,标杆性的手游产品也许还没有完全出现,或者说中国游戏标杆性的手游产品还没有到。

  我认为人才是非常重要的,我本人保持了新来的员工,我愿意跟他随时去交流,包括我们每周会有一个新员工的小活动,我都愿意跟他们交流交流,因为我发现我们蓝港怎么走过来的,不是我们几个创始人自己做的第一批产品,而是我们连续的第一代、第二代、第三代,今天蓝港的开发者大部分我都不认识,我想他们都是我们陆续培养起来的人。

  关于整个企业的成长,我受一本书的影响是有心理默契的,叫思考有快有慢,我本人是一个急性子,熟悉我的朋友都说王峰是一个急性子。我希望很快地解决问题。但是我不得不承认,做一家游戏公司,把我另外一面暴露出来,我还有慢的一面,慢的一面就是你对游戏的理解、文化。公司的文化的建设以及人才的培养,绝不是当天和一激动你喊一声就可以解决的,所以我们在人才培养和引进人才上不断地做。顺便进一步讲,人才培养比引进更重要,有人说人才培养了他们就飞了怎么办?飞了就飞了嘛,飞了帮行业做贡献嘛。在这6年时间里,蓝港飞的人实在太多了,我看到飞出去的人至今没有一家超过我们的,反而我们发现今天没有飞的这些人还在公司里,成绩做得越来越好。

  所以我认为一家公司最终卖的是三样东西,我认为这个行业多少有点儿急功近利,我不想成为那样的一个人,因为一定程度上大家都认为产品方法,我也谈过很多方法,那我今天认为需要给这个行业输送一些价值观,我想这个企业在行业里有人尊敬你,绝不是因为当天你火了一款产品,然后从此就再也不行了,我觉得如果我们坚持下去,我们一定会赢得这个行业对我们的尊重,蓝港未来卖的东西一定是游戏、文化和价值观,我觉得中国今天说这个话有点儿吹牛,但是这是我努力的方向。

上一篇:

下一篇:

© xinwen.ysifw.com  宿州新闻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