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意甲 >

魏小安:四个维度看智慧旅游

 

(本文是2015年9月13日在旅游报召开的论坛上的演讲)

开会看年龄,比如说要开旅游政策方面的会议,一定是中年人,要开旅游理论方面的会,老年人就多一些,可是开智慧旅游的会,基本都是年轻人,为什么?智慧旅游是年轻人的天下,所以我们就要按照年轻人的思维来研究这个事。我作为老同志,可以综合一点,虽然年轻人很多思维我跟不上,可是我在努力学,在努力跟。我有一个理念,与年轻人为友,拜年轻人为师,和年轻人同行,智慧旅游的这一块尤其需要这么做。我今天的题目叫“多维智慧旅游”,为什么说这个题目,我觉得我们对智慧旅游说的窄了,看的也窄了。

一、关于智慧旅游

智慧旅游倡导N年,今年叫N+1年,去年全国旅游的主题就是智慧旅游年,这么多年文件也发,试点也抓;论坛也开,宣言也发;成效何在?应该说取得了很大的成效,尤其是在最实际的运行过程中和消费者的体验过程中,已经感受到,但这种成效不完全是政府要的成效。所以从表层看,政府难以落实,只能忽悠,经常用文件落实文件,会议落实会议。学界是跟着忽悠,以文献引证文献,以观点论证观点。今年的热点是互联网+和工业4.0,我们搬出一些观点来就开始论。实际上从深层看,我们现在碰到最大的问题是海量信息,现在不是信息的沟通不够,是信息量过大。

一是噪音,我们所接触到的多数都是噪音,所以给我们的生活造成了碎片化,对旅游也产生一种碎片化的影响。

二是数据,经过整理的噪音成为数据,数据有价值,现在有些大数据做得不错,比如吴必虎教授提的旅游大数据,这叫数据,而多数看到的数据不叫数据。国家旅游局和各地旅游局发布了很多信息,这些信息实际上从数据的意义上来说不足,真正有价值的数据是商业化的数据,但是我们商业化的数据在哪呢?在我们的电子商务公司里,可是大把的电子商务公司又说这些数据是我的商业机密,所以我们现在能够看到的数据多数都是有水分的数据,有些甚至就是假数据、伪数据,为什么?是为了需要。比如有一个数据我不信,水分太大了,今年上半年中国旅游投资7千亿,我是过来人我知道,从1978年到2008年,中国旅游发展三十年,形成的固定资产总量8千亿,也就是说今年上半年就几乎达到了三十年的总额,这不是大跃进是什么?这样的数据我们能信吗?这相当于当年一说亩产十万斤,我这不是挑战,只是质疑。因为数据是有价值的,但是如果我们接触的都是没有价值的数据,还不如噪音,噪音至少还可以分析。

三是信息,经过分析的数据才成为信息,形成附加值。所以在我们现在信息海量的情况下,真正的信息反而是短缺的,真正能让我们感觉能够产生附加值的信息更是短缺的,我们要寻求的是这些东西,智慧旅游的根本也是这些东西。

四是知识,体系化,具有指导性。知识是很难创造的,没有大量的积累很难形成知识,但是我感觉在智慧旅游发展的过程中,我们已经有了一些新的知识,这些新的知识对未来有很强的指导性。

五是智慧,具有创新性,普世性,也形成长远竞争的基础。所以要说智慧旅游,先要跳出旅游,先要说智慧。

我们的智慧何在?如果只是基于互联网的技术应用,只具有工具性的意义,我不赞成,我认为互联网确实是颠覆,确实是革命,而不只是技术性的、工具性的意义。但是我们现在达不到,达不到怎么办?从基础开始,大数据积累,大信息利用。我也管过多年的旅游统计工作,我知道数据是怎么产生的。我说一个事情,1988年我到国家旅游局工作,那时候已经开始从事业型向产业型转化了,我就感觉一个产业没有总体数据,这个产业怎么办?当时年年有统计,都是入境旅游统计,但是国内旅游没有统计。我就找领导说这个事,领导说你看这个事怎么办,我说好办,有数总比没数强,所以就拍脑袋出数,每年出一个国内旅游的人数,再出一个花费数,这个数每年看经济形势的变化有所调整。到了1993年,那时候和国家统计局商量好,国内旅游要做系统的统计,而这一年我们的旅游收入250亿,为什么250亿?就是告诉大家,这是一个傻数。1994年正式的统计数据出来了,国内旅游收入864亿,很多分析者很多研究专家都说,93年到94年,中国的国内旅游产生了爆炸性的增长,实际上只是从拍脑袋出傻数转换成一个基本可信的数据。如果说我们到现在还靠这样的状态来产生数据能行吗?所以科学的大数据积累,这对我们来说现在是第一步。和其他各行各业比较,旅游缺乏大数据,这块严重不足,现在的数据叫做行业的基本状况是有的,但是动态性的数据不多。

现在和以前相比已经有进步了,比如到下半年了,可以看到上半年中国星级酒店的经营数据,这已经是很大的进步了,但是我们能不能这个月看到上个月的数据呢?基本看不到。我们曾经构想过,能不能做一个中国旅游的景气指数,但是没有数据,景气指数就做不成,其他各行各业基本上都可以达到,可是我们现在达不到。第二类的数据就是动态性数据,这种动态性数据我认为目前都是编出来的。第三类的数据也是最重要的数据,就是消费者的数据,现在消费者的数据也是这样,只有大数,但是真正需要的数据几乎等于零。不能说没有,现在最准确、最全面的是中国人的出境旅游数据,因为出境旅游恨不得把你的档案都得给他,要不然签证办不下来,所以他们的数据是最准确的数据。但是这些数据人家保密,也确实需要保密,各种各样的个人信息都给你这家旅行社了。但是我们不是要个性化的数据,我们要的是宏观的动态数据,这些都没有。研究者也不研究这种数据,原因何在?作为一个学者,政府委托做一个研究,有人买单,企业委托做一个咨询,也有人买单,但是做消费者的数据的调查统计分析,谁给我买单?没有人买单。国际上的旅游学者主要的精力都放在这一块,中国的旅游学者这一块的研究可以忽略不计,如果讲智慧旅游的基础,可以说我们的基础是薄弱的。我不管大家现在话说的有多热,但是从根本上来说就涉及到这个问题。

狭义的智慧旅游:以互联网为基础,以新技术为手段,以细分化为目标,形成为旅游者全面服务的网络。这就是我们的根本,是要为旅游者服务,只有为消费者服务才有我们的商机,否则能挣钱吗?广义的智慧旅游:智慧的旅游者,智慧的开发者,智慧的服务者,智慧的管理者,这就是我今天谈多维智慧旅游的四个点。针对广义旅游者不断变化和细化的需求,在旅游发展的各个方面,运用智慧头脑,凝聚智慧团队,采用智慧手段,达到低成本,高效率,个性化的结果。

二、多维智慧旅游

1、智慧旅游框架

(1)多维智慧。怎么理解多维?这就需要为智慧旅游设计一个框架。横向来说,消费者,供治疗癫痫好方法应者,管理者。这里面消费者是市场的主体,是市场的基础,供应者是市场的动力,管理者是市场的推力,不能把这个关系给搞颠倒了,动不动政府主导,如果在智慧旅游方面也是政府主导,什么也主导不出来,只能忽悠一下,只能主导出一个说法。纵向来看,不同层次,不同年龄,不同要求。总体来看是一个坐标系,横向、纵向,每一个企业或者每一个从事智慧旅游的都可以在里面找到自己的坐标点,从横向在哪个点上,从纵向在哪个点上,最后坐标系在哪个点,把这个点把握住了,至少大的定位清楚了。现在讲互联网+,我理解就是一对多,全覆盖,互联网覆盖了一切,所以互联网对应最多。还有一个说法叫+互联网,+互联网是多对一,我们从多个角度去对应互联网,形成全聚焦。这两者的意义不是一样的,一个是从互联网的意义来说,一个是从互联网应用或者互联网智慧的意义上来说。说到底就是大、云、平、移,大数据、云计算、构造平台、移动终端。现在旅游的特点一部手机走天下,一部手机照天下,通过一个移动终端,走遍天下,什么信息上面都有,走遍天下到处拍照,这是根本性的变化,这种变化也可以说是一种革命性的变化。下一步移动终端的发展还有很多技术突破,比如说佩戴式,再进一步可能就是载入式,甚至嵌入式,不用带手机了,也有人说手机五年之内会被消灭,一切都有可能,现在技术革命是加速度,这种加速度的革命态势,怎么估计都估计不到。二十年以前,1995年,我请一个英国人吃饭,吃饭的时候问了我一句话,互联网进入中国了吗?我当时还不太懂,我说好像进入了,他说你确定一下,我想了想我说确定互联网进入中国了。我到今天还记得很清楚他的表情,张大了嘴非常吃惊,因为我当时认为这只不过就是一个技术问题,他说从这一点来看,我佩服中国共产党。居然提升到这个高度。我当时傻了,你什么意思,他说都说中国共产党是专制政党,能让互联网进入中国就说明这个政党是非常开放的,因为互联网会从根本上改变一切。我就是那次吃完饭之后,开始玩电脑,开始学打字,一点一点练,才知道多亏那一次,算跟上了这个时代,要不然就完全跟不上,现在要说谁没有网络完全OUT了。当然现在有的学者没有电脑,没有手机,家里只有一部座机,我就问他,你怎么跟上这个社会?他就说一句话,我为什么要跟这个社会?我不需要,这也是一种生活态度,我非常佩服。但是他是一个学者,可以关在书斋里做研究,可是我们要做事情,跟不上这个社会总不行。这一系列的变化,到今天我们再研讨这个问题,应该在一个很高的层面上来看。

(2)关注变化。首先关注旅游者,融入旅游生活。老把旅游者当笨蛋,这是错误的。好吃懒做是一个贬义词,但是严格的说,好吃懒做是人类社会的原动力,由于好吃才有农业社会的发展,由于懒做才有工业社会的到来,现在把好吃懒做加在一起,才是互联网时代,才是后工业化时代。人就是越懒越发明偷懒的事,越偷懒生活越方便,所以好吃懒做是原动力。在旅游领域来说,旅游者在追求便利,不完全是好吃懒做,好吃是旅游的一个原动力,懒做不同,要真是懒可以不出门,宅在家里卧游、神游就可以了,干嘛要出去旅游?所以旅游不懒,可是要寻求便利,这就产生了巨大的商机。所以我们首先必须关注旅游者,要融入旅游生活。很多旅游电子商务公司对旅游者的关注程度超过了传统企业,比如说原来的酒店,等客上门,旅行社说起来叫做天天和旅游者接触,实际上等客上门的成分也很重,可是旅游电子商务是引客上门,甚至是抓客上门,是拽客上门,这就意味着对于旅游者的关注要超过历史上任何一段时期。另外一个方面,我们本身也是旅游者,我们在旅游的过程中需要什么,我们理解的最清楚。

其次调整运营,传统产品供应商、传统中介服务商、新型电子商务都要调整,都必须要靠到新型电子商务这个平台上,也就是说首先要+互联网,如果不+互联网,基本上就死了。当然,像我刚才说的那种学者,也可以采用封闭的经营方式,比如说一个小景区,针对的就是一个小地方,天天有人来,干吗要+互联网呢?+互联网不是给自己找啰嗦吗?这种态度我也赞成。但是我们要想做大一点是不同的,所以我们需要调整观念,中国人动不动就说做大做强,可是老祖宗造词叫强大,我们今天把它颠倒过来说大强?大未必强,强也未必非需要大,但是下一步尤其是智慧旅游的发展,需要做精做细。我不认为做大做强是所有人追求的事情,因为追求半天也不可能都达到做大做强,产业架构一定是顶天立地和铺天盖地的结合,顶天立地是少数大企业,铺天盖地是多数中小企业。全世界都如此,各个国家都如此,怎么我们中国人就老想着不铺天盖地,老去顶天立地,所以最后多数人的结局只有一个,就是死,同样,做智慧旅游也涉及到这个问题。

最后跟进管理,更加需要智慧。

(3)互联网四个层面。一是互联网工具,就是把互联网当作工具,现在每个人的日常生活已经离不开了,旅游业从工具意义上的+互联网已经完全实现了,现在走到哪都看到二维码。

二是互联网经营,尤其是一些碎片化、原子化的机构,在互联网平台上形成新的运营方式,现在旅游互联网经营已经大大突破了。比如现在最普遍的也是今年的一个热点,就是乡村旅游,农家乐是典型的原子化运营方式,乡村旅游是比较典型的碎片化运营方式,所以这种原子化和碎片化已经完全对应不了市场。大体上从二十年以前就有人在研究这个问题,就是能不能做。我碰见过一个老同志,完全不懂互联网怎么回事,自己都不会上网,但是他做了一个为乡村旅游服务的网站,我说你这老家伙真行,他说我虽然不懂技术,但是我思想很新,技术找年轻人干就行了。最后我问了一下,他这个网站维持了15年居然维持下来了,这很不容易,在这么一个互联网时代,一个网站能维持15年,为什么?因为抓住了根,抓住了需求和供给之间的平台。

三是互联网思维,什么叫互联网思维?现在一说就是羊毛出在猪身上,然后狗来买单。实际上是跨界思维,创新模式。但是这种思维如果转换一下,确实可以产生创造性的效果。比如说有一个景区,一年接待五百万人,不得了了,老总在研究能不能取消门票,所有人都认为他疯了,他就说互联网思维,后来我问用什么来替代?他说比如说一个佛教景区,每个人来了之后送他一碗素面,一年送五百万碗面,可是要打开这碗面,就得先拿手机拍一下,所有信息就到我这了,一年积累五百万个消费者的消费数据,这碗面可以白送。可是这个碗做得非常精致,舍不得吃完了就把这个碗扔了,一定要带回去当纪念品,靠这个饭碗就可以挣钱,为什么非得要靠门票挣钱呢?后来我就说,这个互联网思维太冒进,我的看法是居士免票,因为居士有居士证,所有的居士免票,更不用说和尚了。可是观光者要收票,把市场分出层面来,至于一碗面的构想我很赞成,他把样品都做出来了,确实爱不释手,卖八十块钱,面白送。当然可以不要,没有强迫你,互联网时代绝没有强迫消费一说。

云南什么医院可以治疗癫痫疾病>四是互联网生活,就需要消费者的全面参与、深度参与,就是从设计、配置、消费、调整、创造,消费者都介入,这时候消费者觉得和旅游运营服务是一体化的,很多个性化的需求能体现出来,就是融入互联网生活。比如说两个小姑娘去台湾,我就问参加哪个旅行社,现在自由行,参加旅行社太OUT了,自己从网上下载了各种各样的资料,自己组合了一条线路,组合完了就去了,去了之后随时调整,在台湾玩的很过瘾,台湾人看着都说大陆的年轻人现在真厉害。回来把这一套东西弄一个攻略,很牛,这个时候一个旅游者本身就变成了一个旅行社,因为所有旅行社的功能都在运行,而且达到的效果比旅行社的效果要好得多。现在这已经变成比较普遍的行为,如果在这个时候还坚持旅行社传统,这个旅行社还能活吗?这就是全面参与和深度参与,就形成了一种互联网生活,互联网的旅游生活。

2、区分对应

我们不能笼统的谈智慧旅游,谈来谈去越谈越乱,这么多年以来,只要听人谈旅游电子商务,谈到最后基本结果就是我的头大了。我不算个笨蛋,一般的问题我都能够理解的很快,只有谈旅游电子商务,谈互联网,最后的结果都是越谈越乱,越谈越糊涂,越谈我的头越大,最后我就一条,你花五分钟把你的事说清楚,没有一个人能说清楚,我的概念五分钟还没有说明白呢。现在还需要概念吗?就五分钟谈你的商业模式,到底怎么挣钱,挣谁的钱,能挣多少钱,五分钟这点事还说不清楚?说不清楚。先要宏观论下来,然后再把优势论出来,最后说半天,说来说去自己都忘了到底要说什么,这显然不行。所以这里就有一个区分对应。

(1)智慧旅游者。一是观念变化,社会观念的变化:从“不会休息就不会工作”到“工作是为了休闲”我昨天在青岛开世界休闲高峰论坛,很多人还引经据典,列宁当年说,不会休息就不会工作,这都是哪年头的观念了,现在工作是为了休闲。我读过一本休闲的书,这本书不厚,但是我有一个感觉,振聋发聩,里面谈到一个观点,工作至上的理念导致专制,这句话我当时真是看愣了,因为我们从小接受的观念就是工作至上,再加上服从领导,再加上为国牺牲,再加上为人民服务,我们从小接受的都是这么一套观念,到现在学校教育的还是这套观念,怎么能说工作至上的理念导致专制呢?是的,因为从我的生活过程中就体会到了这一点,如果说我们为了国家可以牺牲个人,为了工作可以牺牲自我,那这个社会实际上是很恐怖的社会,这个观点只要往下一延伸,这种统治方式一延伸一定是专制。所以我们现在有些根本性的调整,智慧旅游者恰恰是在这点上发生了根本变化。

二是行为变化,从急到缓,从走到停,从景到境。旅速游缓是很自然的,旅的过程希望时间更短,可是游的过程我们需要放缓,问题在于我们把这个急带到了一切,就没有一个从急到缓,游的过程也是急匆匆的过程。包括很多景区的规划设计,我就问一句,为什么要把路修的这么宽?为了方便旅游者,为什么到处都这么顺,也是为了方便旅游者,最终的结果是在拿着一个鞭子轰着旅游者快走,这只是个方便的概念。中国人的美学观念叫曲径通幽,可是我们现在修大路、盖大楼,造成的结果只能是这么一个结果。第二个方面就是从走到停,很多年轻人现在开始追求停,这是社会的一种进步,当然也和大家的见识越来越多有关系,到一个地方,对精致的追求,对舒适的追求可能是第一位的。第三就是从景到境,所以很多景区要转换成境区,景追求的是一个视觉震撼力,境追求的是一个心灵的感染,深度的体验,这是完全不同的。

三是状态变化,从被动到主动,绝不是参个团的事,而是消费者全面参与,全过程参与,一定意义上成为旅游产品的生产者。人手一机走天下,人手一机照天下。现在也就是中老年人还参一下旅行团,不参不行,不参啥事都不知道,但是我们的老年人从消费的特点来说,有大把的时间,也有一些钱,一分钱都舍不得花,中年人钱比较多,可是没有时间,有钱也花不了,我们的年轻人又没有钱,又没有闲,有多少花多少。所以市场的主流是80后,我们好多地方还说我们要好好研究夕阳红,这个事可以说,少干,伺候老年人就是自己找死,免费团、低价团,上当的都是老年人。我们和日本不同,日本有遗产税,老年人一死50%要交税,那还不如在有生之年把钱花掉,所以日本国内旅游的主体就是老年人,有的甚至坐轮椅也要把这个钱花掉。我们中国人这个钱还得留给孙子,孙子还有孙子,想那么多干吗?休闲才是人生的价值,因为我付出了巨大的牺牲。这是我们人生观的一种错误,这种三观严重的扭曲,可是现在的智慧旅游者不同了。

(2)智慧供应商。一是开发观念变化,从资源主导到市场主导。这个变化的过程还开始了,而且我们的资源观念也变化了,什么叫旅游资源?只要能形成差异,能有吸引了,客人来能挣钱,这就叫旅游资源。所以只凭借名山大川、名胜古迹这个时代已经过去了。

二是产品观念变化,从生产者主导到消费者主导。我们现在还有相当一批是生产者的主导,觉得反正我就这么个东西,来也在,不来也在,就像爬山一样,为什么要登山?山在那里,所以我要登,这个话很豪迈,可那是大自然,我们生产者如果这么说,绝对是不行的。

三是运营观念变化,从粗放型到精细化。我觉得我们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精细不够,尤其是北方,产品粗放,比以前已经有了一个大的变化,现在是表面上看都很棒,仔细一看都不行,南方不同,南方很多精细化的产品我们真是不能比。现在真正精细的东西恐怕就是这些,但是对于旅游者来说,他的感受不同,比如说观光旅游,这个地方五分钟就走过去,这个地方精细不精细不太在意,可是在一个地方坐一个小时,所有的细节都在我的眼睛里,要是不精细就不行。

四是服务观念变化,从顾客是上帝到顾客是朋友,甚至到顾客是同事。顾客是上帝,这个话是我们从西方引进的,一引进我就不赞成,什么叫是上帝?上帝是我们崇拜的一个偶像,顾客是服务的一个对象,所以这句话的引进就错误。用我的说法,顾客是哥们,在中国最好的概念就是顾客是领导,领导敢得罪吗?但是我们反过来说,现在这种服务观念必须变化,而且这种变化就基于互联网的时代,消费者已经深度介入了,这是一个根本。不像原来顾客两眼一抹黑,给他提供什么服务必须接受什么服务,现在不同了,所以服务观念的变化,使我们的服务产品在不断创新。比如说要到海南去度假,预定了一个房间,跟着传过去一张全家福,把照片放大镶一个框挂在我的房子里,这样一进这个房子就有家庭感,就有主人感,因为这是度假,可能在这住一个礼拜,这是一个最简单的例子,这就是一个产品创新。

五是综合观念变化,互联网,互联互通,要素综合,信息综合,全面综合。这就构造了智慧的供应商,这种智慧的供应商既包括实体的这些供应商,也包括电子商务中介的供应商。但是这里面涉及到中介供治疗癫痫大概多少钱应和实体供应之间的关系,我上次听一个人讲了一句话,从线上到线下隔着一座山,从线下到线上只是一张纸,也就是说别以为你们做电子商务有什么了不起的,弄个网站就起来了。这种实体性的东西要上线就是一张纸,但这些中介供应商要想到线下,真是隔了一座山。这个观念我听了很有意思,因为是在开一个房地产的会,当时就有人站起来跟他辩论,说这个话是完全错误的,要按照你这么说,我们电子商务没得做了,没说你们没得做,说的是希望你们更尊重实体的供应商。比如像OTA,已经把握了产业相当一部分主导权,但是确实有一个问题,现在酒店也好,景区也好,对OTA都是又爱又恨,那么OTA应该是个什么态度呢?尤其是这些大佬型的OTA应该是个什么态度呢?我们得琢磨琢磨这些事。所谓的风险投资不可能是无止境的,现在一说电子商务就是A轮、B轮、C轮,好像这个钱可以无止境的拿,就可以无止境的烧钱砸钱,这不是个正常的商业模式,这是一种疯狂的商业模式,我就不赞成这一套。但是大家都这么做,而且形成了一个疯狂的竞赛,最终的结果是大家一块崩盘,为什么可以疯狂?因为要上市,上市就是把风险投资商的钱加倍的还回去了,然后圈大众的钱,大众是傻子吗?所以我就说,互联网时代我们可以当一个懒蛋,但我们一定不是笨蛋,如果我们把消费者当笨蛋就一定错了。

(3)三是智慧管理者。管理者也是多主体的,比如说互联网有一个管理主体,旅游有一个管理主体,地方政府又是各级管理主体,不管哪一级管理主体都需要智慧。我觉得适度管理是最好的管理,不缺位,不越位,该你管的事你管,不该你管的事别管,不多事,不折腾。互联网总体而言,之所以能够跨界,能够跨行政区域,能够跨一切,正是因为是市场上冒出来,所以我们要充分尊重市场的创造力。实际上里面只有一个底线,就是保护旅游者的合法权益,这个权益是合法的,不能什么都保护,做得好的叫充分保护,底线就是这么一个。可是我们现在有点政府怕老百姓,老百姓只要一闹就不得了,所以只要有旅游者写投诉信,不分青红皂白首先就处理企业,这个事情我觉得是不公平的,实际上如果这样长久下来,我们会培育一些刁民,中国刁民产生的土壤很丰厚,刁民产生的历史很悠久。我们现在如果在管理方面总是在纵容一些行为,培育消费者成为刁民,那么我们的企业是做不下来的。所以有些事情叫可说不可做,有些事情叫多说少做,但是我们的根基一定要放在旅游者的合法权益上。小政府,大社会,但不是弱政府,不能放羊,该管的得管。社团组织应该大力发展,这是行业需要,市场需要,大力发展。我们要培育社团组织产生的环境,机制,手段。比如在旅游电子商务方面到底存在哪些问题,这些问题如何来一步一步的解决,现在都是问题导向。旅游电子商务方面我们有几个社团我现在不知道,按理说发展到今天,智慧旅游应该有各种各样的社团,比如智慧景区的社团,智慧旅行的社团,智慧酒店的社团,切入的是智慧字眼,但是落脚点是实体,没有这一系列的发展,我们自己没有行规,这个行业怎么能成熟?行业不成熟就只好打乱仗。这个乱仗到什么时候是个头?智慧的管理者就是要培育公共机制、公共环境、公共设施、公共服务、公共营销,这是我们需要做的事情,其他事情少做,不要以为越有为越好,乱作为不行,大作为当然好,不作为也不行,我们就需要在里面把握这个点,这才叫智慧的管理者,要不然就叫愚蠢的管理者。

3、实践层面

这些年旅游智能化风起云涌,政府网站半死不活,企业利用花样百出,消费者自主成为常态。现在政府的旅游网站多数都是死网站,但是规模化、产品化这个潮流已经产生了,所以旅游电子商务逐步成为主流,难题不断克服,竞争日益激烈。旅游企业网站功能多元化,形式多样化,基于位置移动的新经营形态产生,而且迅速普及。另一方面,要素分解和专项运营崭露头角,便利化程度大大提升。比如我碰到一个小伙子,他就说这个购字我们需要突破,就开始弄个网站做旅游购物服务,有一套模式,这套模式我看下来是可行的,因为大大方便了旅游者,同时也提供了一种品质保障,给商家也提供一种渠道。

三、智慧旅游的发展

1、过程与问题

经过多年的探索,已形成百花齐放的发展势头。技术的进步,使旅游这个最需要智能化的领域得到了支撑。信息化,数字化,智能化,是智慧旅游的三个过程。智慧最终要落到智能上。互联网,物联网,旅联网,是长远发展的三个阶段。云计算,云服务,云旅游,尤其是基于位置的个性化服务,将迅速形成完整的服务模式和商业模式,这是旅游发展的前景所在。

主要问题:一是电子商务领域的普遍问题,在智慧旅游领域照样存在,不断融资,烧钱竞赛,追求影响,追求占有率,缺乏实质产品和服务。有些已经比较稳定的,做成的,比如像携程,在产品和服务方面在不断的创新,其他还处在烧的过程之中。二是旅游领域的特殊问题:第一类问题就是新产品模式,自驾车旅游怎么办?新中介模式,一元钱旅游怎么看?很多旅游电子商务就说,一元钱旅游可以做,但是旅游局就要约谈,因为一元钱旅游这种方式,不能保证旅游服务的品质,人家说我可以保证。所有的电子商务都有这么一个过程,我就不信。再一个就是新运营模式,途家做法怎么看?我最近专门到途家做了两次调研,对这个事情我有一些新的看法,我一开始没有态度,只是本能的从旅游的传统领域出发,觉得途家这种模式得防范,大把的社会闲置房屋进入住宿领域,传统的酒店还活不活了?到今天为止,中国星级酒店总量120万间客房,途家现在已经汇总了60万间房,再过三年就要达到120万间客房,就等于说一个企业在短短的五年之内,构造了一个和现在存量一样规模的一个天地,那我们怎么活?我原来就是没有态度,但是我知道这是新事情。所以这个旅游领域有一些特殊问题我们必须得研究。三是传统与新型的冲突,又爱又恨OTA。

多年以来,我们习惯了宏观的认识角度和宏大的叙事方式,似乎不大就不足以警醒人心,不宏就不能够震撼市场。反映到旅游规划和设计领域,往往是大项目,大堆积,大口号。反映到智慧旅游领域,也是强调概念和口号。但,这真是消费者需要的产品吗?这里面真正落下来就是研究消费者到底需要什么样的产品,实际上现在四个追求,效率、便利、文化、个性,尤其是现在的年轻人。由此对应,我们的产品开发商、供应商应该是稀奇古怪创名气,倒行逆施谋思路,吹毛求疵抠细节。我用了三个贬义词,但是恰恰贬义词重新解释,才能使我们的思路有所创新,现在缺的是这种思路。大家都是大路跟着走,我也接触了不少做旅游电子商务的,说半天也说不清楚他的商业模式何在,只说了一句话,这么大的中国市场难道容不下我吗?我说就是容不下。比如当年的芒果网,我就说携程和艺龙已经把市场占了,他们就一句话,我不相信这么大的中国市场容不癫痫病能够完全治好吗下第三家,结果烧了二十个亿,现在也没起来,只能说现在还活着,容得下活着,容不下发展,既然想做大事,就得研究这些问题,所以我觉得我们现在的根本就是消费者到底需要什么样的产品。

现在共享旅游时代来临了,共享经济是未来的发展趋势,所有权不重要,重要的是使用权和支配权。但是共享经济的发展,实际上相当于又一次革命,当年工业革命,英国产生了一个卢格运动,就是很多传统的纺织工人开始砸蒸汽机,砸新式纺织机,为什么?效率太高了,把他们的工作岗位都顶了。同样,共享经济来临,也会产生这样的抵触,比如从消费者的角度来说,专车我就很赞成,又方便,服务又好,价格又便宜,可是全世界所有的出租司机都在反对,甚至闹起事来,抓专车司机等等,好多地方都发生这个现象,这能挡得住吗?挡不住,社会闲散资源的充分利用,是挡不住的。就像刚才说途家模式一样,赞成也罢,不赞成也罢,挡不住,挡不住我们就得研究为什么挡不住,因为顺应了消费者深层次的需求,所以我们进一步就需要研究怎么来对应。我不反对你,甚至我支持你,但是需要规范,如果这个事情不规范,将来也会出大乱子。现在是旅游部门对这个事情还没有反应,地方政府非常欢迎,因为帮助地方消化闲置的房地产。可是反过来说,旅游是天然的共享经济模式,饭店是集中运营分散出租,观景并不会造成景观的损失,这都是共享,甚至有一种佛光现象,也是每个人只看到自己。那次我跟途家探讨,我说你把佛光当个例子来说一说,大自然就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共享,这不是共享经济,就是共享的美景,在峨眉山看到佛光那是难得一见的,每个人在佛光里只看到自己,我现在是解释不通,但是很好玩。集中资源的分散,零散运营的集合,都会成为共享旅游的新方式,但只有在智慧旅游基础上才能大行其道。这些事情原来是不可能的,因为没有这样的技术基础,网络基础,第三次工业革命里就专门说到了社区共享的问题。再一个方面就是众筹模式的拓展,设计众筹,产品众筹,资金众筹,市场众筹,一系列的众筹都会发生,都是基于互联网的基础。也许在明年、后年,共享旅游就会变成我们更关注的一个题目,我们现在就准备开这么一个会,叫做共享经济与旅游未来,也希望这方面我们引导引导。总体而言,如果没有智慧旅游的基础,这些都谈不上。

2、旅游消费的发展

一是全球消费,中国对于世界的旅游购买力。二是全值消费,追求价值的旅游者,旅游者的价值。三是全程消费,消费链,服务链,产业链,利益链,价值链。四是全域消费,点、线、面、域、境。五是全家消费,合家出行,一人代表一家的购买力。六是全年消费,不拘时间,只要够酷。

3、微时代

大的另一面是小,宏的另一面是微,作为一个人,需要人的感受,体会人的幸福,细节,人本,都需要通过微来实现,这就是“倒行逆施”的正面意义所在。契合人性,自有商业性,才有文化性。微时间,微消费,微度假。年轻人的感受,年轻人的理念,年轻人的创造。中年人当权,很自然的按照自己的理解来处理这些事情,实际上就旅游来说,旅游的未来必然是年轻人的。我很关注老年人,但是是一种道义性的关注,比如说有的老年人说我想出去旅游,我说您最好别去,要不然就有家人陪着去可以,自己这么玩不行。因为每个人都有这个愿望,我们都需要,可是如果从市场的主流和市场的未来而言,就一定是年轻人,我们就需要研究这个“微”。所以如果讲对策的话,智慧旅游的根本就是“微”,也恰恰是在互联网基础上,才能达到这个“微”。

微现象:以微博微信为代表的微时代来临,微成为一种社会现象,微成为一种流行语汇。微小说,微故事,微电影,微分析,微评论,微表情,微行为,快节奏的生活,海量信息流动,急躁的社会心态。从年轻人发端,引领社会,从围观开始,到行动推进。为什么?只是一种时髦吗?

微意义:微是具体的,不是空洞的;微是个体的,不是抽象的;微是温暖的,不是冰冷的;微是即时的,不是长远的。日子是一分一秒过的,饭是一口一口吃的,微使我们从大而无当回到日常,日常使我们感受具体的幸福微是和谐社会构建的基础,微希望才是真希望,微生活才是真生活。

微的另一面是自:自媒体,自实现。微降低了门槛,降低了成本,为自创造了可能。自是个体的实现,自是个性的张扬,自是自由的渠道,自是民主的基础。微创造自,自需要微,人本的需求,细致的要求。不要认为互联网做的是大平台,有时候做一个小平台,可能活的很不错,动不动就想做大平台,可能死的更快,因为需求在变,心理在变,要求在变。

4、微分析

一是微创新。传统文化的影响,语不离天下。三层次:微不足道,见微知著,微言大义。日常微:无微不至,微笑,微小,细微,精微。从微开始,推动智慧旅游。

二是微趋势。市场发育形成了微的基础,市场竞争推动了微的发展,技术进步创造了微的条件,个性张扬产生了微的动力。微时间,微消费,微的分割,微的分析,微的发育,微的发展

5、智慧推进

一是产品变化,丰富文化,树立主题,多元化发展。二是空间模式变化,从围墙式到开放式,互联网+有一个巨大的特点就是开放的心态,从单一到复合,上午观光,下午从容,晚间高峰。三是时间模式变化,从有限到全天。四是渠道变化,传统与新兴全面整合,团队与散客综合运作。五是综合性变化,观光出人气,商务出财气,特色出名气;休闲出品位,度假出品质,文化出品牌。

长链完善,短链创新,比如我们做的只是一个环节,这个环节要追求创新,做的是一个链条,这个链条一定要完善,这就涉及到结构性的问题。同时,长时追求,短时现状,有些眼前的市场状态可能是违背市场趋势的,但是不能不关注,需要关注的是长时的追求,所以就涉及到一系列的区分。一是市场分层,产品分级,服务分档,开发分时;二是空间区分:总体布局,利用、发展、储备;三是时间区分:四季,四时;四是功能区分:不同对应;五是项目区分:互补互促;六是新老区分:老产品开发新市场,新产品巩固老市场。

说到底,在智慧旅游之下,旅游市场,细分,细分还是细分。旅游产品,细节,细节还是细节。虚拟经济和实体经济的结合,线上和线下的结合,细致还是细致,所以要细致入微,细节决定成败,于细微处见精神。智慧旅游需要智慧,落实在智能旅游,开拓在微旅游,开创在云旅游。云端就是高端,新型竞争领域,深化竞争方式。

总体而言,你不管微,危来找你;你不顾动,动抛弃你;你不要云,云山罩你。我们的智慧旅游,在方方面面都需要智慧,首先需要大智慧,然后需要小聪明,但是不能只有小聪明。

© xinwen.ysifw.com  宿州新闻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